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希的成长日记

一个让我欢喜让我愁的小人儿,一个占据了我全部时间和精力的小精灵,就这样长大啦!

 
 
 

日志

 
 

发达的落后  

2010-07-17 13:21:31|  分类: 新西兰生活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折腾了一个多月,搬家的事总算告以段落。且不论之前的整理,之后的搬迁有多麻烦,单单因电话和网络的问题就弄到我精疲力竭!要搬新家,为了节省开支,决定和另一间电信公司签约(这里有两间电信服务商,与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关系类似),这间小型些的电信公司一直大做广告欲与TELECOM平分天下。看它们的广告很不错便在搬家前一周约了他们前来咨询。销售人员看来倒是尽责,来之前先问清我们的新地址,驾车前去考察是否能联通之后才来到我家,热情洋溢地介绍了他们的产品而我也愉快地和他们签约,等待搬家当日来人安装电话,网络及有线电视。

      家是准时搬了,可等来等去却无人上门来安装电信的线路,只好打电话去找和我签约的经理,打了N次都无人接听,无奈,再找出公司服务电话,把所有情由说一遍,他们答应调查情况再联络我,两天后,一人致电来,说“查不到你的信用度”。我告诉他们“离婚前我从未用过自己的姓名开设任何一个帐户,当然你们查不到任何记录了。”再问了我的驾驶证号,一一告诉他们,说会有人与我联络便收了线。再等两日,依然杳无音信!无奈,只好再试联络和我签约的JOHN,还好这次找到他,说完情况,他答应帮我看看是怎么回事。没多久回复,让我把驾驶证的复印件传真到公司。满怀期望的在家等着他们派人来,谁知又是杳如黄鹤!再打电话给JOHN,他告诉我,他能做的都已做了,实在是装不了他也没办法,这些都由公司决定。愤怒地我只好再打电话到公司去,质问他们究竟是怎么回事?装与不装总应该有个答复,不能就这样置之不理!电话被转到所谓的相关负责人那里,他告诉我他们是在澳洲,不清楚新西兰发生的事,他会在十分钟内与新西兰的同事联系,让他们调查后联络我,至于新西兰的人员几时致电我,他不能答复。而我如今也只能等待了。几日后,一名男子打来电话,问:“听说你有事情需要咨询,是什么事情呀?”听他这么问我已是气到吐血,看来他们一个公司什么消息都不互通的!只好耐着性子再解释一遍所发生的事情。这人听完后倒是说“我马上帮你调查,之后立刻回复你。”没过多久打来电话说“我问过了,看来一直没能帮你安装是因为你家那里有A,B两栋房子,他们不知道你家是前面那家还是后面那家。”听完差点没晕倒,签约前就有两个人一起去考察过地址的。可事到如今也懒得说些什么,只是想着这是什么破公司,什么工作方式呀?约好时间,等着他们派人来。想着这下问题总算解决了吧,不用再烦恼了。谁知我的霉运远没结束。

    安装的日子到了,来了一热情的黑人小伙,在我家打量了一番,问“从哪儿可是上房顶呀?”指了地方给他,又问:“哪儿能到房子底下下?”这可问到我了,我也不知道哪儿能下到地板下面去,让他自己屋里屋外去找,可是他也找不着,回来更我解释,线路不能从地下走的话就的在哪儿哪儿打孔,哪儿哪儿驾线。我一听就晕了,问他“不是接个线进来,插上插头就行的吗?”他说不行,有很多工作要做的,屋里屋外都得转孔。我问怎么签约的时候不说清楚呢,他告诉我“签约的都是销售人员,他们只求有单签,只挑好的说,别的才不会告诉你呢。”这下我就很为难了,房子是租的,向他说的到处都需要转孔我是决定不了的,必须有房东的同意,再说了,要我是房东,肯定不愿意自己的房子转的到处是孔。跟小伙说明了情况,他倒是很理解,告诉我如果房东不同意的话可以打电话去取消订单。

      经过这许多周折,已是身心疲劳,决定取消订单回到原来的电信公司。又是几日过去,家中电话依然如哑巴一样默不做声!心想这电信又是怎么回事呀?没道理也出问题的吧?打电话去询问,先对接线生把身家姓名,出身年月,事情原委有通通说一遍,验明正身后转到相关部门再把所说过的话又再重复一遍,听完陈述被告知,你这情况得转到专家那儿,只好又由他们把我转给专家,再对专家从头至尾的说明原由,一查,说“你们原来的线路有别的电信供应商的定单,他们不撤销我们就不能超作。”疑惑的问专家“我们的订单已经撤了呀!”专家答“没有的,我们还看到指令还在的。你要打电话去对方公司问清楚他们撤单的具体时间,这样我们才能操作。”以为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急急忙打电话去先前的公司,被N多为工作人员盘查后转到关键人物处却被告知“我们已经撤销所有的订单了”。于是再致电电信,经过层层解释,再等到专家的回答,答案是同样的“他们的订单未撤,我们不能超作。”无奈地我只好再打电话去另一间公司请他们查证。就这样,每天起床后的工作就是打电话,报家门,说出身,解释情况,而两间公司却从未改变他们的说法。经过一周的折磨,我终于绝望了,再打电话给电信,问“既然保持原来的号码不行的话,请你帮我重新开户吧,我们会关闭以前的帐户。”谁知电信回答“你们已经有一个申请了,没完成之前不能新开户”。我的天啦,这是个什么破理论?又是什么破规定呀?想想在中国,一个电话,一小时之内中国电信的工作人员就回上门服务,完成所有申请。心灰意冷的我放弃再和任何一方谈话。通知前夫,我已经放弃了,你要愿意帮忙的话就请继续吧。不知道他是不是对我们被迫留在新西兰心存愧疚,倒是爽快地答应了我帮忙。开始也是遇到和我同样的问题,不过有一天下午,他欣喜地打电话告诉我,他终于遇到一个清醒的有责任感的女士,她答应检查所有的程序看看哪里出了问题并会派人到现场来检查线路。听他这么说,我有些高兴但还是没抱什么希望,这件事从开始到现在持续了一个月了,我已经做好了这一辈子在新西兰都不能在家用电话,上网的打算了。周二,来人到家检查一番,再驾车去了外面巡视线路,再回来,电话竟然通了!而到了最后,前夫和我也没弄清究竟是哪间公司出了错。

      这件事令我狐疑,所谓的发达国家的工作效率比起发展中的中国不知要差多少倍!这样的工作方式,这样的工作效率,国家怎么能发展前行呢?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